韩国剽窃活字印刷发明权只是第一步

  2014年索契冬奥会闭幕式在俄罗斯索契进行,闭幕式的一大看点就是下届东道主韩国平昌奉献的“8分钟表演”。最终,在短短的8分钟内,片中出现了中国古代伟大发明活字印刷,宣传片中显示印刷的是韩国文字。网友纷纷吐槽,“这是赤裸裸剽窃中国!”在这里兰台君就和大伙儿八一八平昌八分钟背后的中韩活字印刷发明权之争:说韩国人剽窃中国的活字印刷术发明权真正是小看他们了。韩国真正争取的是让世界相信整个印刷术是他们发明的。

韩国剽窃活字印刷发明权只是第一步

  众所周知,北宋毕昇发明了泥活字印刷术,这一发明被记载在北宋伟大的科学家沈括的《梦溪笔谈》中,这一点,就是韩国学者也不能不承认。虽然在古代就有朝鲜学者酸溜溜的宣称泥活字“易以残缺,而不能耐久”,但实际上出土文物和历史记载都证明了古代朝鲜学者实际上对泥活字并不了解。

  现存最早的泥活字印刷品,是1965年浙江温州白象塔中发现的北宋崇宁二年(1103)刊于浙江的《无量寿佛经》残页。这是毕昇发明泥活字印刷术后仅仅半世纪的产品。

  宋代著名学者周必大(1126~1204)于南宋绍熙四年(1193)在湖南长沙用毕异的方法以泥活字自行出版其著作《玉堂杂记》,这一记载明白的记录在周必大自己的文集里。这一点也是清晰无误的。

  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和俄国学者连续在西北出土文物中发现了西夏利用泥活字和木活字印刷的佛教经书如《吉祥遍至口和本续》和《佛说维摩诘所说经》等。这批经鉴定印刷于公元12-13世纪的活字印刷品,也是活字印刷技术发明后留在中华大地上的证据。

  而泥活字更是从北宋一直用到清代,18世纪康熙末年还以瓷土烧制成白陶活字刊行如家经典。因此古代朝鲜学者所谓泥活字“易以残缺,而不能耐久”的说线年,一支法国探险队在敦煌北区的洞窟积沙中发现了960枚回鹊文木活字,悉数掠往法国。近些年来敦煌研究院又发现了几十枚回鹊文木活字,总数达1014枚。回鹊也是中国中古时期西北地区的少数民族政权,回鹊文是其民族文字。这批回鹊文木活字被推定为13世纪的遗物,是现存世界上最早的木活字,十分珍贵。

  相比之下,韩国在活字印刷术的发明上是无法与中国竞争的。朝鲜1376年以木活字出版宋人的《资治通鉴纲目》。现存早期木活字本是高丽人自己编著的《开国原从功臣录券》,刊于李朝(1392一1910)初期太祖六年(明初洪武三十年,1397年)。与毕昇发明活字印刷术相比,已是300年后了。

  那么韩国人究竟争什么呢?关于中韩活字印刷之争,从根本上说起来,韩国人与中国争得是“金属活字”的发明权。

  有关金属活字起源和发明的争论,是从《白云和尚抄录佛祖直指心体要节》一书的研究引起的。该书是高丽时期(9181392)的汉文铸字印本,尾题表明它印于“清州牧兴德寺”,时间是北元“宣光七年”,也即高丽辛禑王三年,明洪武十年,公元1377年。原藏于法国国家图书馆。1972年,韩国学者在巴黎国际书展发现该书,十分重视,加以影印并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他们发现,这本书比中国现存最早的明弘治三年(1490)铜活字印本《宋诸臣奏议》要早100多年,于是得出金属活字起源于韩国的结论,进而认为清州兴德寺是金属活字的发祥地。2001 年6 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在韩国清州发现的《白云和尚抄录佛祖直指心体要节》(印刷于公元1377 年)为“世界最古老的金属活字印刷品”。2005 年9 月,由韩国政府资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清州举行了大型纪念活动。

  首先,中国有更早的金属活字发明记载。关于金属活字的早期记载,见于元代王祯《造活字印书法》一文中,此文写于1295~1298年,主要谈木活字技术,收入1313年出版的《农书》书末。书中明确记载道“近世又铸锡作字,以铁条贯之作行,嵌于盔内,界行印书。但上项字样难于使墨,率多印坏,所以不能久行。”已经有学者明确指出,作为元代农学家的王祯,其书中所记大半是南宋的生产生活技术。其中表明的“近世”,指得也是南宋。按王祯的记载,中国至迟在1213世纪已有了金属活字印刷。

  另一方面,中国学者通过研究指出,中国的金属活字,在宋金时期就已经投入使用。宋金纸币多以铜铸印版印在特制纸上,版面上铸有币名、面值、流通区域、印发机构、印造时间、严禁伪造及告发者赏等文字,还有花纹图案。但为防伪造和加强对印钞监控,除盖官印外,还为每张票面加设“字号”、“料号”,以千字文编号,另有印造、发行机构官员的保密花押。这些部分不与其他内容同时在铜版上铸出,而是在版上留出凹槽,临印钞时再将相应的字以铜活字嵌人其中,才能构成完整版面。因此宋金纸币是铜版和铜活字两项技术结合的产物,而铜活字也随纸币的发行获得长期的大规模应用。

  现有出土的金代和南宋时期的纸币铜印版,典型地体现了传统纸币票面的上述内容。由于南宋和金代印发纸币均为仿效北宋制度和技术,因此北宋将铜活字用于纸币印刷应早1154年。

  北宋出现的中国最早的纸币:早期(10231037)交子,票面上可变化的字,如面值、字号均为填写。为防涂改、伪造,自北宋宝元二年至大观元年(1039一1107)由填写改为印刷,从此遂成定式。使铜版上可变化的字与固定的字一起印刷出来,只有用铜活字才能实现。换言之,11世纪后半期北宋已将铜活字用于交子的印刷,而12世纪以来的实物资料已陆续出土,中国金属活字技术起源于11世纪。韩国并没有1213世纪的金属活字实物资料,而中国则拥有13件之多。因此中国学者认为,金属活字也是中国西安发明后传到高丽即后来的朝鲜的。

  事实上活字印刷技术原理更重要,至于是泥、木、还是金属,包括铜、铁、锡、铅是第二位的。多数韩国学者都承认活字印刷术的发明者是毕昇,他创造的原理和印刷实践带有开创性,其后任何工匠和技术人员都可以用不同的材料加以探索和尝试,可以在不同的层次和领域做出各自的贡献。韩国学者徐有集在《怡云志》卷七的《活版缘起》中说:“沈括《梦溪笔谈》记胶泥刻字法,斯乃活版之权舆也,视镂版用力省,而程功速,后世其法寝备,或用木造,或用铅造,或用铜造,我东尤尚之。”已经说明了这个道理。

  值得注意的是,韩国此次在宣传片中出现的活字上印的是韩文。而众所周知,1446年,朝鲜世宗颁布“训民正音”,新制28个朝鲜文字母,又名“谚文”,与汉字并用。这就是今天韩文的起源。因此朝鲜文活字最早也不会早于1446年,离韩国声称的金属活字发明也有相当的距离了。

  为何韩国如此宣传如此具有“韩国特色”的内容呢?实际上,韩国与中国争夺金属活字发明权并非是其最后目的,其最终目标是与中国争夺整个印刷术的发明权。

  作为四大发明之一的我国古代印刷术,主要是指雕版印刷和活字印刷。雕版印刷出现于7世纪初的隋唐之际,比毕昇发明活字要早400多年。一般所说印刷术的发明,主要是指雕版印刷。中韩学界争论的焦点,正是雕版印刷术的发源地在何处这一问题上。

  这场争论,是由韩国的一个偶然发现引起的。1966年秋,在韩国的新罗故都庆州市释迦塔中,发现了汉文《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一卷。韩国政府对这一发现十分重视,很快将其定为“国宝”级文物,珍藏于的国立中央博物馆。经韩国学者研究认为,这部经刊印于公元704751年之间,是古新罗印本,比中国有纪年的最早的印刷品刊印于公元868年,现在仍藏于英国的敦煌《金刚经》要早100多年,从而得出这部经是世界上最早的印刷品,并推论出印刷术起源于韩国的结论。同时,希图通过举办国际学术会议,使这一认识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认可。

  这个《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印刷的年代,可以肯定是在公元704~751 年之间。因为公元704 年这个《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才被译成汉文,而公元751 年是韩国这个庙落成的年份,这个东西是在庙落成之前埋下的,所以可以确信是公元751 年之前。

  但是韩国人完全回避了一个非常致命的问题这卷《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是从哪里来的?在当时,日本和朝鲜半岛诸国都非常流行从中国进口佛经、书籍之类的东西,这些东西被当做珍贵的文化礼物。因此很多西方研究雕版印刷的专家都认为,这个《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是在中国印刷了以后,送到朝鲜去的。因为当时这个庙落成的时候会需要这样的礼物,这个《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就是从大唐搞来的。

  证据就是《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上面有几个汉字,是武则天时代所用的特殊汉字。因此现代大部分中国学者和那些研究雕版印刷的西方学者认为,这卷《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是在中国印刷了以后送到朝鲜去的。所以它的发现仍然不能动摇中国的雕版印刷发明权,相反还提早了中国雕版印刷术的实物年代。

  当然这样的解释也不能说有100%的说服力,因为现在既没有这卷《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来自中国的直接证据,也没有它是在朝鲜当地印刷的证据。所以学术界认为,韩国发现的这个《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并不能颠覆中国人在雕版印刷术上的发明权。

  1997年,在韩国召开的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官员参加的“东西方印刷史国际讨论会”上,中国学者向与会的各国专家发表了我们的观点,鉴于中国学者,还有美国、日本学者的不同意见,联合国未认可韩国的“印刷术发明权”和“金属活字发明权”。

  多少年来,韩国学者连连著文阐述印刷术和金属活字起源于朝鲜的观点,宣传到欧美等发达国家,并将这一结论写入小学《社会》课本,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据闻,在日本和欧美发达国家的印刷博物馆里,都有韩国的宣传资料和复制品。而作为堂堂印刷大国的中国的展柜,竟然不如韩国的大,还有的印刷博物馆里,干脆没有中国的东西。

  虽然联合国未认可韩国的“印刷术发明权”和“金属活字发明权”。韩国也只获得了“世界最古老的金属活字印刷品”的认定,但在这场争论中,没有人作仲裁,也没有哪一方会认输。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宣传或许是更为重要的。也因此,我们必须向韩国人学习,想方设法将我们的研究成果宣传出去,让世界知道,印刷术是中华民族发明的,印刷术的发源地就在中国。

  《中国、韩国和欧洲早期金属活字印刷技术的比较研究》,潘吉星,《传统文化与现代化》,1998年第1期。

  《关于金属活字印刷术发明的论争访北京大学肖东发教授》,姚雪,《出版科学》2003年第1期。

  2014年索契冬奥会闭幕式在俄罗斯索契进行,闭幕式的一大看点就是下届东道主韩国平昌奉献的“8分钟表演”。最终,在短短的8分钟内,片中出现了中国古代伟大发明活字印刷,宣传片中显示印刷的是韩国文字。网友纷纷吐槽,“这是赤裸裸剽窃中国!”在这里兰台君就和大伙儿八一八平昌八分钟背后的中韩活字印刷发明权之争:说韩国人剽窃中国的活字印刷术发明权真正是小看他们了。韩国真正争取的是让世界相信整个印刷术是他们发明的。

韩国剽窃活字印刷发明权只是第一步

  众所周知,北宋毕昇发明了泥活字印刷术,这一发明被记载在北宋伟大的科学家沈括的《梦溪笔谈》中,这一点,就是韩国学者也不能不承认。虽然在古代就有朝鲜学者酸溜溜的宣称泥活字“易以残缺,而不能耐久”,但实际上出土文物和历史记载都证明了古代朝鲜学者实际上对泥活字并不了解。

  现存最早的泥活字印刷品,是1965年浙江温州白象塔中发现的北宋崇宁二年(1103)刊于浙江的《无量寿佛经》残页。这是毕昇发明泥活字印刷术后仅仅半世纪的产品。

  宋代著名学者周必大(1126~1204)于南宋绍熙四年(1193)在湖南长沙用毕异的方法以泥活字自行出版其著作《玉堂杂记》,这一记载明白的记录在周必大自己的文集里。这一点也是清晰无误的。

  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和俄国学者连续在西北出土文物中发现了西夏利用泥活字和木活字印刷的佛教经书如《吉祥遍至口和本续》和《佛说维摩诘所说经》等。这批经鉴定印刷于公元12-13世纪的活字印刷品,也是活字印刷技术发明后留在中华大地上的证据。

  而泥活字更是从北宋一直用到清代,18世纪康熙末年还以瓷土烧制成白陶活字刊行如家经典。因此古代朝鲜学者所谓泥活字“易以残缺,而不能耐久”的说线年,一支法国探险队在敦煌北区的洞窟积沙中发现了960枚回鹊文木活字,悉数掠往法国。近些年来敦煌研究院又发现了几十枚回鹊文木活字,总数达1014枚。回鹊也是中国中古时期西北地区的少数民族政权,回鹊文是其民族文字。这批回鹊文木活字被推定为13世纪的遗物,是现存世界上最早的木活字,十分珍贵。

  相比之下,韩国在活字印刷术的发明上是无法与中国竞争的。朝鲜1376年以木活字出版宋人的《资治通鉴纲目》。现存早期木活字本是高丽人自己编著的《开国原从功臣录券》,刊于李朝(1392一1910)初期太祖六年(明初洪武三十年,1397年)。与毕昇发明活字印刷术相比,已是300年后了。

  那么韩国人究竟争什么呢?关于中韩活字印刷之争,从根本上说起来,韩国人与中国争得是“金属活字”的发明权。

  有关金属活字起源和发明的争论,是从《白云和尚抄录佛祖直指心体要节》一书的研究引起的。该书是高丽时期(9181392)的汉文铸字印本,尾题表明它印于“清州牧兴德寺”,时间是北元“宣光七年”,也即高丽辛禑王三年,明洪武十年,公元1377年。原藏于法国国家图书馆。1972年,韩国学者在巴黎国际书展发现该书,十分重视,加以影印并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他们发现,这本书比中国现存最早的明弘治三年(1490)铜活字印本《宋诸臣奏议》要早100多年,于是得出金属活字起源于韩国的结论,进而认为清州兴德寺是金属活字的发祥地。2001 年6 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在韩国清州发现的《白云和尚抄录佛祖直指心体要节》(印刷于公元1377 年)为“世界最古老的金属活字印刷品”。2005 年9 月,由韩国政府资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清州举行了大型纪念活动。

  那么,金属活字就是韩国发明的吗?对此,中国专家有不同的看法。首先,中国有更早的金属活字发明记载。关于金属活字的早期记载,见于元代王祯《造活字印书法》一文中,此文写于1295~1298年,主要谈木活字技术,收入1313年出版的《农书》书末。书中明确记载道“近世又铸锡作字,以铁条贯之作行,嵌于盔内,界行印书。但上项字样难于使墨,率多印坏,所以不能久行。”已经有学者明确指出,作为元代农学家的王祯,其书中所记大半是南宋的生产生活技术。其中表明的“近世”,指得也是南宋。按王祯的记载,中国至迟在1213世纪已有了金属活字印刷。

  另一方面,中国学者通过研究指出,中国的金属活字,在宋金时期就已经投入使用。宋金纸币多以铜铸印版印在特制纸上,版面上铸有币名、面值、流通区域、印发机构、印造时间、严禁伪造及告发者赏等文字,还有花纹图案。但为防伪造和加强对印钞监控,除盖官印外,还为每张票面加设“字号”、“料号”,以千字文编号,另有印造、发行机构官员的保密花押。这些部分不与其他内容同时在铜版上铸出,而是在版上留出凹槽,临印钞时再将相应的字以铜活字嵌人其中,才能构成完整版面。因此宋金纸币是铜版和铜活字两项技术结合的产物,而铜活字也随纸币的发行获得长期的大规模应用。

  现有出土的金代和南宋时期的纸币铜印版,典型地体现了传统纸币票面的上述内容。由于南宋和金代印发纸币均为仿效北宋制度和技术,因此北宋将铜活字用于纸币印刷应早1154年。

  北宋出现的中国最早的纸币:早期(10231037)交子,票面上可变化的字,如面值、字号均为填写。为防涂改、伪造,自北宋宝元二年至大观元年(1039一1107)由填写改为印刷,从此遂成定式。使铜版上可变化的字与固定的字一起印刷出来,只有用铜活字才能实现。换言之,11世纪后半期北宋已将铜活字用于交子的印刷,而12世纪以来的实物资料已陆续出土,中国金属活字技术起源于11世纪。韩国并没有1213世纪的金属活字实物资料,而中国则拥有13件之多。因此中国学者认为,金属活字也是中国西安发明后传到高丽即后来的朝鲜的。

  事实上活字印刷技术原理更重要,至于是泥、木、还是金属,包括铜、铁、锡、铅是第二位的。多数韩国学者都承认活字印刷术的发明者是毕昇,他创造的原理和印刷实践带有开创性,其后任何工匠和技术人员都可以用不同的材料加以探索和尝试,可以在不同的层次和领域做出各自的贡献。韩国学者徐有集在《怡云志》卷七的《活版缘起》中说:“沈括《梦溪笔谈》记胶泥刻字法,斯乃活版之权舆也,视镂版用力省,而程功速,后世其法寝备,或用木造,或用铅造,或用铜造,我东尤尚之。”已经说明了这个道理。

  值得注意的是,韩国此次在宣传片中出现的活字上印的是韩文。而众所周知,1446年,朝鲜世宗颁布“训民正音”,新制28个朝鲜文字母,又名“谚文”,与汉字并用。这就是今天韩文的起源。因此朝鲜文活字最早也不会早于1446年,离韩国声称的金属活字发明也有相当的距离了。

  为何韩国如此宣传如此具有“韩国特色”的内容呢?实际上,韩国与中国争夺金属活字发明权并非是其最后目的,其最终目标是与中国争夺整个印刷术的发明权。

  作为四大发明之一的我国古代印刷术,主要是指雕版印刷和活字印刷。雕版印刷出现于7世纪初的隋唐之际,比毕昇发明活字要早400多年。一般所说印刷术的发明,主要是指雕版印刷。中韩学界争论的焦点,正是雕版印刷术的发源地在何处这一问题上。这场争论,是由韩国的一个偶然发现引起的。1966年秋,在韩国的新罗故都庆州市释迦塔中,发现了汉文《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一卷。韩国政府对这一发现十分重视,很快将其定为“国宝”级文物,珍藏于的国立中央博物馆。经韩国学者研究认为,这部经刊印于公元704751年之间,是古新罗印本,比中国有纪年的最早的印刷品刊印于公元868年,现在仍藏于英国的敦煌《金刚经》要早100多年,从而得出这部经是世界上最早的印刷品,并推论出印刷术起源于韩国的结论。同时,希图通过举办国际学术会议,使这一认识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认可。

  这个《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印刷的年代,可以肯定是在公元704~751 年之间。因为公元704 年这个《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才被译成汉文,而公元751 年是韩国这个庙落成的年份,这个东西是在庙落成之前埋下的,所以可以确信是公元751 年之前。

  但是韩国人完全回避了一个非常致命的问题这卷《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是从哪里来的?在当时,日本和朝鲜半岛诸国都非常流行从中国进口佛经、书籍之类的东西,这些东西被当做珍贵的文化礼物。因此很多西方研究雕版印刷的专家都认为,这个《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是在中国印刷了以后,送到朝鲜去的。因为当时这个庙落成的时候会需要这样的礼物,这个《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就是从大唐搞来的。

  当然这样的解释也不能说有100%的说服力,因为现在既没有这卷《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来自中国的直接证据,也没有它是在朝鲜当地印刷的证据。所以学术界认为,韩国发现的这个《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并不能颠覆中国人在雕版印刷术上的发明权。

  1997年,在韩国召开的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官员参加的“东西方印刷史国际讨论会”上,中国学者向与会的各国专家发表了我们的观点,鉴于中国学者,还有美国、日本学者的不同意见,联合国未认可韩国的“印刷术发明权”和“金属活字发明权”。

  多少年来,韩国学者连连著文阐述印刷术和金属活字起源于朝鲜的观点,宣传到欧美等发达国家,并将这一结论写入小学《社会》课本,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据闻,在日本和欧美发达国家的印刷博物馆里,都有韩国的宣传资料和复制品。而作为堂堂印刷大国的中国的展柜,竟然不如韩国的大,还有的印刷博物馆里,干脆没有中国的东西。

  虽然联合国未认可韩国的“印刷术发明权”和“金属活字发明权”。韩国也只获得了“世界最古老的金属活字印刷品”的认定,但在这场争论中,没有人作仲裁,也没有哪一方会认输。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宣传或许是更为重要的。也因此,我们必须向韩国人学习,想方设法将我们的研究成果宣传出去,让世界知道,印刷术是中华民族发明的,印刷术的发源地就在中国。

  《中国、韩国和欧洲早期金属活字印刷技术的比较研究》,潘吉星,《传统文化与现代化》,1998年第1期。

  《关于金属活字印刷术发明的论争访北京大学肖东发教授》,姚雪,《出版科学》2003年第1期。